软瘦🐰🎮

速打小甜饼

校园向 ç”œçš„    

模范生母胎solo朴珍荣 x 铁壁直男bboyking林在范


朴珍荣正在钻研一道复杂的数学题,手机突然震个不停,解不出答案,烦躁的胡乱摁了几下挂断了。

电话却不依不饶的来了一通一通,朴珍荣终于从头脑风暴中回归,看了看周围,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图书馆外面天气阴沉沉的,做题太集中竟然没听到噼里啪啦的暴雨声。

终于接起了电话,是他室友王嘉尔。

珍荣还没说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急不可耐的传了过来。

“珍荣啊,你怎么又不接电话。”王嘉尔知道,朴珍荣一进入学习状态没十个八个的电话是打不醒的。

“嗯,做着题。怎么了?什么事这么急。”珍荣的声音温柔又好听

“外面雨可大了,我记得你出门没带伞,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

“嗯,我都没注意。不用了我去门口等等雨小一点就回去。”

“那好吧,要是雨一直不停,你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
“嗯嗯知道了。”

朴珍荣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往门口走,雨势越来越大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,珍荣叹口气无奈的等着。

“你男朋友不会来接你吧。”说话的男孩摸了一下身旁女孩的屁股,语气轻蔑的说着。

女孩娇羞的打了一下男孩

“他大概早把我忘了吧,天天埋在他们社团里练舞一周都没联系了。”

男孩笑笑边撑起了手中的伞,搂着女孩的肩膀,正要往外走,却突然停住了。

 çè£å¥½å¥‡çš„往他们前方看了一眼,诶这不是学校的红人舞蹈社社长林在范么。

珍荣看着他们相顾无言,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尴尬。

 å›¾ä¹¦é¦†å¤–的雨越来越大,林在范撑着黑色的长伞,风夹带着雨滴打湿了他半边肩膀,裤脚也有些湿了。他冷漠的看着对面得女朋友,不发一言。

朴珍荣想了想,把牛仔外套脱下来,双手举过头顶,就往雨里冲。密集的雨滴拍打着他的背,珍荣正想着,完了,回去一定是要感冒了。

突然有人拉住他,背上的雨停止了拍打。淡淡香味冲进他的鼻尖混着泥土的气息。珍荣愣了下,抬头正好对上一双细长的眼睛,眼皮上方是两颗标志性的小黑痣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林在范松开换了只手撑伞好让珍荣不至于被大雨淋湿。

朴珍荣也不知道突然间是受了什么蛊惑,就那么呆愣愣的跟着林在范走了。走到餐厅附近才想起来林在范知道自己要去哪么。

“那个我,回宿舍。”珍荣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道。

“刚刚,对不起。”林在范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朴珍荣。

“没事...”林在范的香水味很淡,珍荣却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,心跳加速。

 ä¸€è·¯ä¸Šä¸¤ä¸ªäººéƒ½æ²¡å†è¯´è¯ï¼Œçè£æ„Ÿå—着林在范的香气,觉得自己像走在云端般那么清新。

王嘉尔觉得自从朴珍荣那个雨天回来就魂不守舍的,下着大雨也没给自己电话,问怎么回来的也是一两句搪塞过去不肯多说。王嘉尔有些担心,终于忍不住拉住朴珍荣问个究竟。

“珍荣啊,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...有事你要和我说啊。”嘉尔的声音里透着担忧和丝丝委屈。

“嗯...我觉得我”

 â€œå•Šï¼Ÿâ€

“喜欢上了一个人…”

 â€œè¿™ï¼æœ‰ä»€ä¹ˆï¼å“死我了!喜欢就追追不到就下药!”王嘉尔激动地拉着珍荣的胳膊。毕竟他上周还在吐槽着他的室友,都大二了也不见得去找个喜欢的人,明明喜欢他的女生一大堆,该不会是弯了吧。他室友朴珍荣正看着书当时,没好气的回了句,对因为你弯了。

“谁啊谁啊,是不是雨天和你一起回来的?我认识么哪个系的漂亮妹子!”王嘉尔来了八卦,拉着珍荣的胳膊好一通盘问。

“你认识的,街舞社社长大三的林在范。”珍荣话音刚落,就看王嘉尔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。拉着自己手的胳膊也松懈了下来,突然两手捧起他的脸说。

“珍荣啊,我说你弯是逗你的...你别...”你不会真弯了吧,王嘉尔话还没说完。朴珍荣握住王嘉尔的双手认真的说。

“没有,我是认真的。我已经拜托了他们社团的同学帮我递交入团申请了。”

 çŽ‹å˜‰å°”惊得下巴都要掉了,平时像是性冷淡的珍荣,追起人来一点不怂。

一切构想的很完美的珍荣,却没想到接近林在范的第一步计划,就失败了。

 ä»–拜托的同学抱歉的告诉他,林在范亲自拒了他的入团申请。可能是碍于常常抄珍荣作业的缘故,又加了一句。

“珍荣啊,那个我们社长每周四下午都自己在社团里练习,要不你自己去找他问问看?”

 æœ´çè£ç‚¹ç‚¹å¤´ï¼Œå¾®ç¬‘的谢过那位同学,转身狠狠地咬了咬牙。

“林在范还是你段数高。”

不管心里多么生气,珍荣还是决定周四亲自去会会这位社长。自己品学兼优,凭什么拒绝他(入社)啊。”

到了周四珍荣却睡过了头,意识到已经快日落黄昏,一路跑到街舞社,头上的呆毛直直的挺立着,显得他倒有些乖巧可爱。

轻敲了几下门,里面好听的薄荷音传出来。

“进来。”

林在范看到是珍荣,并不意外,嘴上却还是问着怎么来了。

“为什么把我的申请拒了,学长就不给人一个发觉自己才能的机会么。”珍荣圆圆的眼睛瞪着林在范,丝毫没被他的气场影响。

林在范看他的样子,想起了自己傲娇的猫。是的珍荣就是只炸毛的猫。 æž—在范笑了一下,把珍荣翘起来的一撮头发压下去。

“你四肢这么不协调,不是练舞蹈的材料,干嘛来浪费时间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四肢不协调了...”珍荣越说越没底气,仔细思考那天下雨自己是不是顺拐了。

林在范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,干脆的说:“嗯,顺拐了,那天。”故意把最后两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珍荣突然语塞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看见林在范的嘴唇上下张合,好听的薄荷音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
“还是你,对我另有所图?”

“是又怎么样。”珍荣到突然来了干脆

林在范愣了两秒,目光突然变得温柔又认真。

他轻轻的说,“那你还要再努力一下。”

太阳慢慢西沉,光线变得昏暗柔和,林在范的轮廓却渐渐在珍荣心里清晰起来,伴着那天的雨声。

自从那天过后,朴珍荣再也没去舞蹈社,他觉得自己病了,因为林在范的一句话心神不定。他反复想着那天林在范的话,不停地对着自己说yes or no。

王嘉尔看不下去了,一把掀起朴珍荣的被子,恨铁不成钢的说:“林在范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,你天天窝在被子里干什么。”

“不知道,不知道他是给我机会呢,还是一点机会也没给我。谁知道他是不是心血来潮逗着我玩的,铁壁直男哪能说弯就弯。”珍荣幽怨的看了一眼王嘉尔。

“那你还不也是说弯就弯了...”王嘉尔心直口快。

朴珍荣想了想,拿起手机点开林在范的头像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在哪呢,学长。”

“图书馆”

林在范像是盯着手机似的,朴珍荣接着收到了回复。

朴珍荣还是有些犹豫不决,暗下去的屏幕却又亮了起来。

“要来么”

“来!”

林在范专注的敲着键盘,珍荣不想打扰他,拿出包里的题目算了起来。

珍荣作为一名学霸,只要开始学习,就全神贯注。即使旁边坐着林在范也丝毫不能够影响他。

在范敲完最后一行字,压了压脖子,合上电脑。注视起旁边专注的珍荣,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。

“这题错了,选C。”林在范指着珍荣的卷子,煞有其事地说到。

“啊?”珍荣不自觉地皱眉,仔细看了一遍林在范指出的错题。

“不会啊,这题...”

这题明明只有A和B两个选项。

“逗你的。”林在范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,清凉的薄荷音都带着愉悦。

珍荣却撇撇嘴,头都没抬,继续做着枯燥无味的题目。

“饿了么,我们去吃东西。”

珍荣终于放下笔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

忽然他靠近林在范轻轻的说:“在范哥,你也错了。我出给你的题目也只有A和B两个选项。”

这是朴珍荣第一次叫在范哥,之前总是喊着学长学长,两个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纱子,显得暧昧又朦胧。但当感情变得真挚又直白,他却不知道如何回应。他想起自己喜欢的电影里的一句台词:和他接近的多了,我什么也听不到,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,不知他可有听到。

安静的图书馆,林在范听着自己愈来愈烈的心跳声,不知道怎么回答珍荣,只希望此刻他也能感受的到。

 

在一起后非常俗气的小甜饼剧场(其实我只是想打这个这个小剧场才写的)

 

珍荣靠在林在范身上,翻着书页。

在范摸了摸他软绵绵的头发,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。

“宝贝儿,你喜欢我什么”

珍荣头都没抬反问道

“第一次我们见面你用了什么香水?”

“哥哥我从来不喷香水,那是我的体香。”林在范不要脸又欠揍的说着,边说还边揉着珍荣的腰,企图挑起他的兴致。

“嗯,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。”

“啊?哥哥香?”

珍荣终于抬头,拍开了林在范的手,带着资本主义的微笑说:“不,是臭不要脸。”


在微博看到老段那个很酷的表情 群里讨论起来 我感觉荣荣手上该有只烟 结果… 讨论着讨论着就变成感觉 笔哥和老段抽烟应该更帅 再后来就变成了两个人点着烟啪应该很有感觉… 然后我满脑子车 但明天得早起… 所以 记个梗… 可能会开车吧🙃 互攻吧 上半场下半场 或者段宜恩攻 毕竟我段妻…

看了一晚伉俪文 怎么说呢 想起看的一个歌菲视频里的话 :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而我做的最好的事 就是爱你.

与你相遇
好幸运
❤️

水星记

金有谦是被热醒的,斑斑的头一直往他怀里蹭,双手紧抱着他的胳膊,有些麻也不好抽出来只好用另一只还算自由的手摸到手机。屏幕亮度调到最低还是有些刺眼,锁屏和壁纸都是他和斑斑的合照,凌晨三点半。

哎,有谦叹一口气,好像入冬以后自己每天都会被这么热醒,虽然睡不安稳却也没有和斑斑提一句,你回你床上睡吧。

本来是十几个人的大通铺,经过几次考核,两个人已经被分到了可以正式出道的男团组 ï¼Œä¹Ÿæ¢åˆ°äº†åˆ†æˆ¿é—´çš„宿舍。但房间的供暖总不足,联系了几次身在国外的房东,对方不冷不热的,几次交涉也没能解决。

斑斑是泰国人很怕冷,睡觉的时候总是缩成一团。直到有次两个人窝在有谦床上看电影,可能太暖和了斑斑看了一半就睡着了,有谦没有把他叫醒,只是默默合上电脑,又给斑斑盖了盖被子就睡了。

接下来的几晚,斑斑洗完澡就往有谦床上一躺四脚朝天,把有谦的菠萝抱枕一把扯进怀里,占山为王。有谦只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床被占了一大半,用脚轻踹几下对方的屁股,撒娇般的喊一声斑斑。

单手刷手机,胳膊酸眼睛也不舒服,有谦干脆锁了屏把手机扔到一边,试图等到困意的再次到来,无奈热的有些烦躁,怎么也睡不着。

他睁开眼睛看向斑斑,有些感慨。如果现在有人问他谁是他最好的亲故,他肯定毫不犹豫的说斑斑,但是刚进公司时,他却对斑斑有莫名的敌意。

有谦刚进公司时虽然年纪小,凭着扎实的舞蹈功底,也算小有名气,第一次训练以为能得到老师的赞许,老师却拿出手机给他放了一段视频,视频里的男孩子看着比他还要瘦小,却有十足的爆发力和感染力,有谦被惊艳了,可是孩子心气,心里却有些不服气,我要比他做得更好。

然而有谦却迟迟等不到和斑斑一起训练的机会,却时常在同龄的练习生口中听到一些关于他的,什么有谦啊你知道么,有个叫斑斑的泰国人年纪比你还大,那天我还看到他坐在公司姐姐的腿上吃冰激凌呢,真是不可思议。

有谦大概也觉得对方是个怪人,心里默默的讨厌了起来。

但当有谦真的见到斑斑时,觉得一切都可以理解,自己在同龄人中也算高的,斑斑却比同龄人矮了不少,大概只到他的肩膀,虽然身上瘦,脸上却肉肉的,看起来十分可爱,他一直打量着斑斑,对方的目光却未在他身上停留片刻。

中间的故事有谦有些模糊,他只隐约记得,是个盛夏的的午后。他疲惫的从练习室走出来,和往常一样准备去离宿舍不远得奶茶店买个汉堡。有谦习惯走那条有些窄的林荫小路,凉爽,走的人也不多。

看到斑斑被一群年纪稍大点的练习生堵着数落也是意外,有谦虽没怎么被欺负过,也不愿意惹火烧身管别人的闲事。可是那天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燥热的天气,他一股脑的冲了过去。

“你们干什么呢,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不觉得丢脸么。” 

bambam一直低着头,在嗡嗡作响的蝉鸣声中听到了有谦的声音,不免惊的抬起了头。

不止bambam,那些年纪稍大的练习生,也有些震惊于这个平时不声不响的弟弟,今天怎么突然爱上了见义勇为。在公司里,前辈欺负后辈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。

趁着那些前辈还在纳闷愣神,有谦挤开堵在bambam前面的两个前辈,拉着bambam就往前跑。

两个人跑了一会气喘吁吁的停下,拉着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分开,一阵沉默。

“那个…有谦xi是么。”

“叫我油缸米就行了。”

“恩,我是bambam。”

有谦记得自己那天还是吃到了汉堡,是bambam请的客。

随后几天,那群前辈换了目标,不再去找bambam麻烦,反而盯上了有谦。

bambam很担心他,总是练习完就来找他,问他有没有再被那群人骚扰。有谦总是笑着说没事的bambam,其实他很害怕也委屈,晚上回家躲在被子里哭,边哭边打电话给已经出道的在范哥诉苦。最后也是这位前辈哥哥摆平了那帮人,可是有谦一句都没跟bambam提过。

虽然晚bambam几个月生,按理说是弟弟。可有谦看着bambam,总觉得自己比他高理所当然的应该照顾他,希望在bambam面前留下自己强大的模样。

所以有谦也从未发现自己身上默默发生的变化,他开始主动去等着bambam下课,过马路不自觉的牵着bambam的手,买汉堡的时候不忘了给bambam带一份奶昔


阳光正好打在bambam的头发上,有些焦糊的味道。他是被有谦吵醒的。

“bambam!bambam!快醒醒!要练习了!”

“……” bambam试图装睡

“你不要装睡,我太了解你了,你骗不过我。”有谦拍拍他的脸,丝毫没有被骗到。

哎,bambam任命的睁开眼睛,摸到枕头旁边的手机,看了一眼屏幕。

“诶诶诶!今天9月4号?”bambam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“啊对啊,怎么了。”有谦有些摸不到头脑。

“今天我们逃课好不好。”bambam保住有谦的大腿撒娇到。

“bambam啊…..”有谦有些心软,但想了想还是说,“今天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有个天文展,我想去看。我不是最喜欢星星了嘛,答应我好不好。”

有谦看向bambam,天文他不了解,可是他确实在bambam的眼里看到了闪烁的星星。

哎,有谦认命的拨手机给经纪人哥哥。

他头埋在被子里,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,像是生病了。这是别的公司大前辈留下来的逃课方法,这么多年了,练习生骗经纪人,还是一骗一个准。

不是休息日的原因,天文展的人并没有很多。有谦跟在bambam后面,看着他欣喜的表情,弯了嘴角。

每走到一张照片下面,bambam就开始给有谦介绍他知道的有关这颗星星的故事,身高的原因,有谦低头注视bambam的角度,刚好是嘴唇。有谦的思绪在漂荡,他对星星其实没太大的兴趣,只是看着bambam嘴巴不停的张合,觉得可爱。

“有谦呐!”

有谦听到bambam在叫自己,回过神来。

“嗯?”

“你都没有在听我讲话”bambam有些生气,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。

“我有听啊….”有谦有些底气不足

“那我考考你,这颗星星是什么。”bambam指了指他们正前方的那幅图片。

有谦的目光随着bambam的指尖追过去,是一颗金色的星球。

“嗯......是......是那个什么来着.....”

“金有谦你改名叫金鱼算了,记忆就只有七秒钟!”bambam气绝

“好啦,你再说一遍我一定记得。”有谦拉起bambam的手有些撒娇的说。

“好吧,我在说一次,你一定要记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是水星,你知道么,我最喜欢水星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想啊,水星呢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,但他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,也无法再靠近太阳,只能沿着自己的轨道与太阳相伴相行。”

有谦装作听懂了点点头,还复述了一遍。

bambam却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,“算了.....说了你也不懂,木头谦。”

说完,没理有谦就径直的往前走了,有谦怎么死缠烂打bambam都不再跟他解释,自顾自的开始讲下一个星球。

有谦不懂,所有的行星不都绕着恒星转来转去么,怎么就值得bambam如此的喜欢了。

他不懂,一颗星星哪来的这么多道理。

他也不懂,少年时的陪伴,早已不只有友情这么简单。



水星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 但它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 也无法再接近太阳. ———水星记


看到油缸米这个眼神的时候 刚好在听水星记 想到了这句话 T^T 脑洞大开 想写篇文…

张老师太好看了吧💕

监狱扛把子 hhhh 前两张实在太惊艳了❤️

有没有写友卯牛郎梗的聚聚啊! 没有我就自己动手了啊!#就是剧里cp拉郎不上升真人啊!#只是从铭恩站子里翻到了两个人的铜矿!#我其实是铭恩的女友粉hhhh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