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瘦🐰🎮

友卯-1874梗 [假车 新司机]

1874梗


林涛/郭得友/丁卯/副官


警队说来了个德国留学的法医,队里风言风语说要代替秦明的位子。秦大法医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不以为然。林队长显然没那么大气,还没见到新同事脸上就摆明了不好看

“叫什么?” 林涛侧着头也不看新进来的人,一头卷毛的少年却咧开嘴漏出了个大微笑,白的有些过分的兔牙晃的周围的人有些出神。

“我是丁卯,林队长你好。”

哪里有人,哪里就是流言蜚语的战场。

“想不想听八卦?” 吃着盒饭的众人闻声凑了过来。

“你们知道不,这新来的法医小哥,可是正儿八经的高富帅啊。漕运集团的独子,除了学法医,还懂心理会催眠的,更邪乎的是我闺蜜说,他催眠能帮人看到前世今生。。。。” 话还没说完,从屋里走出来路过的林涛,拿手机敲了下正滔滔不绝的小同事。

“嫌活少是不是?手头的案子都结了是吧?” 怕鬼的林大队长最听不得什么前世今生的鬼神之说,何况还是上班时刻的插科打诨。众人散了去,可林涛脑子里就跟安了复读机一样,不停的重复那几句“懂心理,会催眠,能帮人看前世今生。”

加班的日子不好过,林涛躺在沙发上眯一会,等着秦明和丁卯的化验结果。丁卯进屋的时候看着林涛眉头紧锁着,额头上也都是汗,双手紧抱在胸前。

“林队长?”丁卯试着把林涛从噩梦的里唤醒,林涛一下坐了起来,应激反应般的反扣住丁卯的手。

“不好意思。”林涛看抓错了人,赶紧放开。

“做噩梦了?”

“听说你懂催眠?”

“算是吧,学过一些皮毛,需要帮忙?”丁卯对上林涛的眼睛,里面有说不明的波涛汹涌,林涛却下意识的避开。

“有结果了?”

“还没,要等会。秦明让我来看看你。”丁卯的声音像是镇定剂,平复着林涛,林涛想了想还是说。

“我想你帮我催眠,最近我。。。”

“嗯?”

“总是看到一些过去的片段,熟悉又陌生。” 林涛的眼前又浮现起最近时而做的梦,一会破旧的长沙站牌,穿着军服的民国军人们。一会又是雾气萦绕的天津港,自己手里多了根烟斗,不时有人唤着自己小河神。起初也只以为工作压力大,梦做的多了,脑子里也不免胡思乱想。

丁卯听到林涛的话突然眼睛一弯,蒙上了一层笑意。

“不知道林队长你,信不信前世今生这一说?”

“嗯?”林涛有点吃惊,喝过洋墨水的法医,还会信怪力乱神?

“我玩笑的,那开始吧。你闭上眼睛,脑子放空,按我说的做。”丁卯搬了把椅子坐在林涛旁边,轻声为他催眠。

林涛觉得四面八方开始涌来水流,整个身体不住的往下沉。他的眼前开始有画面了,确切的说他看见自己还有丁卯?那个自己还留着长发,丁卯却是像极了现在。

他看着两个人举起眼前的烟管吸起来,那味道他能感觉出来是鸦片是毒品,那个长发的他起初有些眩晕,过量的吸食却意外的精神起来,林涛看得出两个人无疑是在自杀。

林涛正困惑着,只看见那个自己吻上了丁卯,丁卯无邪却又稍显媚态的把嘴里最后一口大烟渡进了自己嘴里,并轻声呢喃了一句 “郭得友”。

车 http://wx3.sinaimg.cn/mw1024/006aqD70ly1firwypg56oj30q03m2x1c.jpg


丁卯没有出声,只是又加重咬了一下郭得友的耳阔。无声地回答,他们要的是死前的放纵。

林涛看着眼前熟悉的肉体赤果着相拥,彼此的距离甚至已然成为负数,寂静的夜里只有身体碰撞的声响,他被惊的说不出话。下意识的有点想逃,腿却又像梆了沙袋,把他固定在那。

终于又是水,他又在往下沉,模糊中他听见郭得友对丁卯说,我还愿与你同生共死,只盼下一世是和平年代。

林涛眼前又开始清晰,是之前梦见过的长沙城,他从车站往城里走,街道两边是数不尽的尸体。虽然是干这行的,从没经历过战争年代的林涛还是觉得恐怖又震撼。

突然而来的炮火和尖叫声开始充斥他的耳朵,无数的子弹从他四面八方射过来,轻而易举的穿过他的身体,射入一群穿着军服的青年。仿佛提醒着林涛,不属于这个时代。   

“佛爷,小心!” 林涛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,穿着军服的丁卯却不复少年郎的模样,嘴角还渗着血,眼里却是坚毅的。时间开始慢放,林涛看着丁卯护住眼前的军官,子弹擦过自己身边射向丁卯。

明明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,明明觉得只是梦境一场,林涛还是不受控制的想跑过去保护丁卯,可他只能眼看着从丁卯身体里溢出来的红色染透了他的军服,他一点点的倒下,眼睛还是睁着,林涛想起来模糊中郭得友的话。

不能瞑目,是不是丁卯这一世没能等到他。

水又来了,林涛不再惶恐只是开始想要把他带去哪。只是这次林涛从催眠中醒过来,真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他还不是分不清梦境和现实。只是对上丁卯的那双眼睛……

“我好像做了一个梦…..” 林涛开口对丁卯说。

丁卯笑了,他说:“我知道,因为我为你而来。”

因为你曾对我说过,若生在和平年代......


评论(4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