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瘦🐰🎮

水星记

金有谦是被热醒的,斑斑的头一直往他怀里蹭,双手紧抱着他的胳膊,有些麻也不好抽出来只好用另一只还算自由的手摸到手机。屏幕亮度调到最低还是有些刺眼,锁屏和壁纸都是他和斑斑的合照,凌晨三点半。

哎,有谦叹一口气,好像入冬以后自己每天都会被这么热醒,虽然睡不安稳却也没有和斑斑提一句,你回你床上睡吧。

本来是十几个人的大通铺,经过几次考核,两个人已经被分到了可以正式出道的男团组 ,也换到了分房间的宿舍。但房间的供暖总不足,联系了几次身在国外的房东,对方不冷不热的,几次交涉也没能解决。

斑斑是泰国人很怕冷,睡觉的时候总是缩成一团。直到有次两个人窝在有谦床上看电影,可能太暖和了斑斑看了一半就睡着了,有谦没有把他叫醒,只是默默合上电脑,又给斑斑盖了盖被子就睡了。

接下来的几晚,斑斑洗完澡就往有谦床上一躺四脚朝天,把有谦的菠萝抱枕一把扯进怀里,占山为王。有谦只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床被占了一大半,用脚轻踹几下对方的屁股,撒娇般的喊一声斑斑。

单手刷手机,胳膊酸眼睛也不舒服,有谦干脆锁了屏把手机扔到一边,试图等到困意的再次到来,无奈热的有些烦躁,怎么也睡不着。

他睁开眼睛看向斑斑,有些感慨。如果现在有人问他谁是他最好的亲故,他肯定毫不犹豫的说斑斑,但是刚进公司时,他却对斑斑有莫名的敌意。

有谦刚进公司时虽然年纪小,凭着扎实的舞蹈功底,也算小有名气,第一次训练以为能得到老师的赞许,老师却拿出手机给他放了一段视频,视频里的男孩子看着比他还要瘦小,却有十足的爆发力和感染力,有谦被惊艳了,可是孩子心气,心里却有些不服气,我要比他做得更好。

然而有谦却迟迟等不到和斑斑一起训练的机会,却时常在同龄的练习生口中听到一些关于他的,什么有谦啊你知道么,有个叫斑斑的泰国人年纪比你还大,那天我还看到他坐在公司姐姐的腿上吃冰激凌呢,真是不可思议。

有谦大概也觉得对方是个怪人,心里默默的讨厌了起来。

但当有谦真的见到斑斑时,觉得一切都可以理解,自己在同龄人中也算高的,斑斑却比同龄人矮了不少,大概只到他的肩膀,虽然身上瘦,脸上却肉肉的,看起来十分可爱,他一直打量着斑斑,对方的目光却未在他身上停留片刻。

中间的故事有谦有些模糊,他只隐约记得,是个盛夏的的午后。他疲惫的从练习室走出来,和往常一样准备去离宿舍不远得奶茶店买个汉堡。有谦习惯走那条有些窄的林荫小路,凉爽,走的人也不多。

看到斑斑被一群年纪稍大点的练习生堵着数落也是意外,有谦虽没怎么被欺负过,也不愿意惹火烧身管别人的闲事。可是那天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燥热的天气,他一股脑的冲了过去。

“你们干什么呢,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不觉得丢脸么。” 

bambam一直低着头,在嗡嗡作响的蝉鸣声中听到了有谦的声音,不免惊的抬起了头。

不止bambam,那些年纪稍大的练习生,也有些震惊于这个平时不声不响的弟弟,今天怎么突然爱上了见义勇为。在公司里,前辈欺负后辈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。

趁着那些前辈还在纳闷愣神,有谦挤开堵在bambam前面的两个前辈,拉着bambam就往前跑。

两个人跑了一会气喘吁吁的停下,拉着的手有些不自然的分开,一阵沉默。

“那个…有谦xi是么。”

“叫我油缸米就行了。”

“恩,我是bambam。”

有谦记得自己那天还是吃到了汉堡,是bambam请的客。

随后几天,那群前辈换了目标,不再去找bambam麻烦,反而盯上了有谦。

bambam很担心他,总是练习完就来找他,问他有没有再被那群人骚扰。有谦总是笑着说没事的bambam,其实他很害怕也委屈,晚上回家躲在被子里哭,边哭边打电话给已经出道的在范哥诉苦。最后也是这位前辈哥哥摆平了那帮人,可是有谦一句都没跟bambam提过。

虽然晚bambam几个月生,按理说是弟弟。可有谦看着bambam,总觉得自己比他高理所当然的应该照顾他,希望在bambam面前留下自己强大的模样。

所以有谦也从未发现自己身上默默发生的变化,他开始主动去等着bambam下课,过马路不自觉的牵着bambam的手,买汉堡的时候不忘了给bambam带一份奶昔


阳光正好打在bambam的头发上,有些焦糊的味道。他是被有谦吵醒的。

“bambam!bambam!快醒醒!要练习了!”

“……” bambam试图装睡

“你不要装睡,我太了解你了,你骗不过我。”有谦拍拍他的脸,丝毫没有被骗到。

哎,bambam任命的睁开眼睛,摸到枕头旁边的手机,看了一眼屏幕。

“诶诶诶!今天9月4号?”bambam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“啊对啊,怎么了。”有谦有些摸不到头脑。

“今天我们逃课好不好。”bambam保住有谦的大腿撒娇到。

“bambam啊…..”有谦有些心软,但想了想还是说,“今天有什么事么?”

“有个天文展,我想去看。我不是最喜欢星星了嘛,答应我好不好。”

有谦看向bambam,天文他不了解,可是他确实在bambam的眼里看到了闪烁的星星。

哎,有谦认命的拨手机给经纪人哥哥。

他头埋在被子里,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,像是生病了。这是别的公司大前辈留下来的逃课方法,这么多年了,练习生骗经纪人,还是一骗一个准。

不是休息日的原因,天文展的人并没有很多。有谦跟在bambam后面,看着他欣喜的表情,弯了嘴角。

每走到一张照片下面,bambam就开始给有谦介绍他知道的有关这颗星星的故事,身高的原因,有谦低头注视bambam的角度,刚好是嘴唇。有谦的思绪在漂荡,他对星星其实没太大的兴趣,只是看着bambam嘴巴不停的张合,觉得可爱。

“有谦呐!”

有谦听到bambam在叫自己,回过神来。

“嗯?”

“你都没有在听我讲话”bambam有些生气,觉得自己在对牛弹琴。

“我有听啊….”有谦有些底气不足

“那我考考你,这颗星星是什么。”bambam指了指他们正前方的那幅图片。

有谦的目光随着bambam的指尖追过去,是一颗金色的星球。

“嗯......是......是那个什么来着.....”

“金有谦你改名叫金鱼算了,记忆就只有七秒钟!”bambam气绝

“好啦,你再说一遍我一定记得。”有谦拉起bambam的手有些撒娇的说。

“好吧,我在说一次,你一定要记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是水星,你知道么,我最喜欢水星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想啊,水星呢是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,但他无法脱离自己的轨道,也无法再靠近太阳,只能沿着自己的轨道与太阳相伴相行。”

有谦装作听懂了点点头,还复述了一遍。

bambam却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,“算了.....说了你也不懂,木头谦。”

说完,没理有谦就径直的往前走了,有谦怎么死缠烂打bambam都不再跟他解释,自顾自的开始讲下一个星球。

有谦不懂,所有的行星不都绕着恒星转来转去么,怎么就值得bambam如此的喜欢了。

他不懂,一颗星星哪来的这么多道理。

他也不懂,少年时的陪伴,早已不只有友情这么简单。

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