软瘦🐰🎮

速打小甜饼

校园向 甜的    

模范生母胎solo朴珍荣 x 铁壁直男bboyking林在范


朴珍荣正在钻研一道复杂的数学题,手机突然震个不停,解不出答案,烦躁的胡乱摁了几下挂断了。

电话却不依不饶的来了一通一通,朴珍荣终于从头脑风暴中回归,看了看周围,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图书馆外面天气阴沉沉的,做题太集中竟然没听到噼里啪啦的暴雨声。

终于接起了电话,是他室友王嘉尔。

珍荣还没说话,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急不可耐的传了过来。

“珍荣啊,你怎么又不接电话。”王嘉尔知道,朴珍荣一进入学习状态没十个八个的电话是打不醒的。

“嗯,做着题。怎么了?什么事这么急。”珍荣的声音温柔又好听

“外面雨可大了,我记得你出门没带伞,要不要我去接你?”

“嗯,我都没注意。不用了我去门口等等雨小一点就回去。”

“那好吧,要是雨一直不停,你给我打电话啊。”

“嗯嗯知道了。”

朴珍荣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往门口走,雨势越来越大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,珍荣叹口气无奈的等着。

“你男朋友不会来接你吧。”说话的男孩摸了一下身旁女孩的屁股,语气轻蔑的说着。

女孩娇羞的打了一下男孩

“他大概早把我忘了吧,天天埋在他们社团里练舞一周都没联系了。”

男孩笑笑边撑起了手中的伞,搂着女孩的肩膀,正要往外走,却突然停住了。

 珍荣好奇的往他们前方看了一眼,诶这不是学校的红人舞蹈社社长林在范么。

珍荣看着他们相顾无言,觉得自己实在有些尴尬。

 图书馆外的雨越来越大,林在范撑着黑色的长伞,风夹带着雨滴打湿了他半边肩膀,裤脚也有些湿了。他冷漠的看着对面得女朋友,不发一言。

朴珍荣想了想,把牛仔外套脱下来,双手举过头顶,就往雨里冲。密集的雨滴拍打着他的背,珍荣正想着,完了,回去一定是要感冒了。

突然有人拉住他,背上的雨停止了拍打。淡淡香味冲进他的鼻尖混着泥土的气息。珍荣愣了下,抬头正好对上一双细长的眼睛,眼皮上方是两颗标志性的小黑痣。

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林在范松开换了只手撑伞好让珍荣不至于被大雨淋湿。

朴珍荣也不知道突然间是受了什么蛊惑,就那么呆愣愣的跟着林在范走了。走到餐厅附近才想起来林在范知道自己要去哪么。

“那个我,回宿舍。”珍荣不太好意思的开口道。

“刚刚,对不起。”林在范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看着朴珍荣。

“没事...”林在范的香水味很淡,珍荣却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目眩,心跳加速。

 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话,珍荣感受着林在范的香气,觉得自己像走在云端般那么清新。

王嘉尔觉得自从朴珍荣那个雨天回来就魂不守舍的,下着大雨也没给自己电话,问怎么回来的也是一两句搪塞过去不肯多说。王嘉尔有些担心,终于忍不住拉住朴珍荣问个究竟。

“珍荣啊,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...有事你要和我说啊。”嘉尔的声音里透着担忧和丝丝委屈。

“嗯...我觉得我”

 “啊?”

“喜欢上了一个人…”

 “这!有什么!吓死我了!喜欢就追追不到就下药!”王嘉尔激动地拉着珍荣的胳膊。毕竟他上周还在吐槽着他的室友,都大二了也不见得去找个喜欢的人,明明喜欢他的女生一大堆,该不会是弯了吧。他室友朴珍荣正看着书当时,没好气的回了句,对因为你弯了。

“谁啊谁啊,是不是雨天和你一起回来的?我认识么哪个系的漂亮妹子!”王嘉尔来了八卦,拉着珍荣的胳膊好一通盘问。

“你认识的,街舞社社长大三的林在范。”珍荣话音刚落,就看王嘉尔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。拉着自己手的胳膊也松懈了下来,突然两手捧起他的脸说。

“珍荣啊,我说你弯是逗你的...你别...”你不会真弯了吧,王嘉尔话还没说完。朴珍荣握住王嘉尔的双手认真的说。

“没有,我是认真的。我已经拜托了他们社团的同学帮我递交入团申请了。”

 王嘉尔惊得下巴都要掉了,平时像是性冷淡的珍荣,追起人来一点不怂。

一切构想的很完美的珍荣,却没想到接近林在范的第一步计划,就失败了。

 他拜托的同学抱歉的告诉他,林在范亲自拒了他的入团申请。可能是碍于常常抄珍荣作业的缘故,又加了一句。

“珍荣啊,那个我们社长每周四下午都自己在社团里练习,要不你自己去找他问问看?”

 朴珍荣点点头,微笑的谢过那位同学,转身狠狠地咬了咬牙。

“林在范还是你段数高。”

不管心里多么生气,珍荣还是决定周四亲自去会会这位社长。自己品学兼优,凭什么拒绝他(入社)啊。”

到了周四珍荣却睡过了头,意识到已经快日落黄昏,一路跑到街舞社,头上的呆毛直直的挺立着,显得他倒有些乖巧可爱。

轻敲了几下门,里面好听的薄荷音传出来。

“进来。”

林在范看到是珍荣,并不意外,嘴上却还是问着怎么来了。

“为什么把我的申请拒了,学长就不给人一个发觉自己才能的机会么。”珍荣圆圆的眼睛瞪着林在范,丝毫没被他的气场影响。

林在范看他的样子,想起了自己傲娇的猫。是的珍荣就是只炸毛的猫。 林在范笑了一下,把珍荣翘起来的一撮头发压下去。

“你四肢这么不协调,不是练舞蹈的材料,干嘛来浪费时间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四肢不协调了...”珍荣越说越没底气,仔细思考那天下雨自己是不是顺拐了。

林在范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,干脆的说:“嗯,顺拐了,那天。”故意把最后两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珍荣突然语塞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看见林在范的嘴唇上下张合,好听的薄荷音传进了他的耳朵。

“还是你,对我另有所图?”

“是又怎么样。”珍荣到突然来了干脆

林在范愣了两秒,目光突然变得温柔又认真。

他轻轻的说,“那你还要再努力一下。”

太阳慢慢西沉,光线变得昏暗柔和,林在范的轮廓却渐渐在珍荣心里清晰起来,伴着那天的雨声。

自从那天过后,朴珍荣再也没去舞蹈社,他觉得自己病了,因为林在范的一句话心神不定。他反复想着那天林在范的话,不停地对着自己说yes or no。

王嘉尔看不下去了,一把掀起朴珍荣的被子,恨铁不成钢的说:“林在范都暗示的那么明显了,你天天窝在被子里干什么。”

“不知道,不知道他是给我机会呢,还是一点机会也没给我。谁知道他是不是心血来潮逗着我玩的,铁壁直男哪能说弯就弯。”珍荣幽怨的看了一眼王嘉尔。

“那你还不也是说弯就弯了...”王嘉尔心直口快。

朴珍荣想了想,拿起手机点开林在范的头像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在哪呢,学长。”

“图书馆”

林在范像是盯着手机似的,朴珍荣接着收到了回复。

朴珍荣还是有些犹豫不决,暗下去的屏幕却又亮了起来。

“要来么”

“来!”

林在范专注的敲着键盘,珍荣不想打扰他,拿出包里的题目算了起来。

珍荣作为一名学霸,只要开始学习,就全神贯注。即使旁边坐着林在范也丝毫不能够影响他。

在范敲完最后一行字,压了压脖子,合上电脑。注视起旁边专注的珍荣,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。

“这题错了,选C。”林在范指着珍荣的卷子,煞有其事地说到。

“啊?”珍荣不自觉地皱眉,仔细看了一遍林在范指出的错题。

“不会啊,这题...”

这题明明只有A和B两个选项。

“逗你的。”林在范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,清凉的薄荷音都带着愉悦。

珍荣却撇撇嘴,头都没抬,继续做着枯燥无味的题目。

“饿了么,我们去吃东西。”

珍荣终于放下笔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

忽然他靠近林在范轻轻的说:“在范哥,你也错了。我出给你的题目也只有A和B两个选项。”

这是朴珍荣第一次叫在范哥,之前总是喊着学长学长,两个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层纱子,显得暧昧又朦胧。但当感情变得真挚又直白,他却不知道如何回应。他想起自己喜欢的电影里的一句台词:和他接近的多了,我什么也听不到,只听见自己的心在跳,不知他可有听到。

安静的图书馆,林在范听着自己愈来愈烈的心跳声,不知道怎么回答珍荣,只希望此刻他也能感受的到。

 

在一起后非常俗气的小甜饼剧场(其实我只是想打这个这个小剧场才写的)

 

珍荣靠在林在范身上,翻着书页。

在范摸了摸他软绵绵的头发,像是忽然想起什么问道。

“宝贝儿,你喜欢我什么”

珍荣头都没抬反问道

“第一次我们见面你用了什么香水?”

“哥哥我从来不喷香水,那是我的体香。”林在范不要脸又欠揍的说着,边说还边揉着珍荣的腰,企图挑起他的兴致。

“嗯,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。”

“啊?哥哥香?”

珍荣终于抬头,拍开了林在范的手,带着资本主义的微笑说:“不,是臭不要脸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47)